金融界论坛
尊敬的用户:

如您在使用金融界网站论坛的过程中发现色情,反动言论,伪造他人言论,广告欺诈等帖子,为便于网友反馈问题,特将金融界论坛管理员联系方式公布如下,欢迎大家有问题或者建议随时联系。

金融界客户服务中心邮箱:jrjhudong@jrj.com.cn

论坛客服电话010-58325388-1532

金融界论坛官方账户:管理员01

金融界论坛客服QQ:2632547546

首页| 我的金融界|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投顾| 实盘直播| 微视频| 图片 [手机金融界] [网站地图] [收藏本页]

金融界论坛>股票论坛>老呆论市

新浪微博微信QQ

荐股 发新帖 刷新 以旧版方式浏览 手机上论坛

『普通』主题: ■周末杂谈:强烈呼吁彻查汉奸法学家把持的云南省高院

举报 收藏本页

灬老呆灬查看TA的论坛文集  查看TA的荐股记录发表日期:2011-08-06 12:02:22

头衔:股市猛将积分:99730 关注加为好友 引用 评分 只看该作者



 

    近来,云南省高院田成有、赵建生可谓网络红人,这两位“红人”无视公众诉求,不仅不为自己践踏法律尊严而感到羞耻,反而先后跳出来与公众叫板,为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狡辩,可谓汉奸法学家的典型代表。且看云南省高院所判以下案例:

    赛家鑫,真名李昌奎,云南巧家县茂租乡鹦哥村人,2009年5月16日将19岁的女友王家飞奸杀,并残忍地将被害人仅3岁的弟弟王家红倒提在门框上摔死。2010年7月15日,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李昌奎死刑。2011年3月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推翻原判,改判死缓。此事近期被媒体曝光后,云南省高院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97.61%的被调查公众认为,改判死缓显然荒谬,李昌奎比药家鑫还凶残,故被称为“赛家鑫”。7月18日,迫于公众舆论压力,云南省高院才决定再审此案。面对公众的强烈质疑,云南省高院副院长田成有却表示:社会需要更理智一些,绝不能以一种公众狂欢式的方法来判处一个人死刑,这是对法律的玷污;这个案子10年后肯定是一个标杆、一个典型。该院副院长赵建生也称,省高院对此案是认真审慎的,按程序进行的,合法的,没有什么黑幕。
 
    赛  锐,云南昭通市人,曾为该市昭阳区公安分局协警,2008年6月18日,将21岁的前女友吴倩狂砍27刀杀害逃逸。6月19日,在警方已经锁定其逃逸方向、感到无路可逃情况下,被迫向警方布控的哨卡自首。2009年5月19日,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赛锐死刑。2009年11月9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推翻原判,改判死缓。此事近期被媒体曝光后,云南省高院再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2011年7月21日,该院官员回应记者时表示,暂不接受媒体采访。赛锐案是否也会被重审,该院是否存在腐败问题,已经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崔海宁,云南省凤庆县人,曾犯两次强奸罪,第二次刑满释放不到一个月,即于2009年11月6日下午,将花季少女巫晓丹骗至家中“猥亵并企图强奸”,遭到被害人反抗,将其残忍杀害,畏罪潜逃至贵阳落网。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2011年3月22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推翻一省原判,改判死缓。

  冯紊胤,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县人,曾因故意伤人被判刑,但在其父活动后,刑期未满便被释放。2009年7月7日下午,冯紊胤因11万元债务纠纷用斧头砍杀生意合伙人吴泽军后,将被害人肢解并将部分人体组织抛入江中。7月8日下午,其父母(其父为泸水县六库镇国税分局局长冯学军)带其前往派出所“自首”,但是再三推迟到至殡仪馆看望死者。2009年5月26日怒江中院判处冯紊胤死刑,2010年9月底被云南高院改判死缓。就在云南怒江中院一审判凶手冯某死刑后,凶手父亲找到被害人之兄,说他上面有很硬的关系,他儿子是不会判死刑的,给你点钱,赶紧回你老家算了。云南省高院还真的改判死缓了,所以受害人亲属一直感慨:云南的天真黑呀!由于该案的改判,被害人之兄精神失常,其余家人悲愤交集,却是无可奈何。
    
  代贤峰,云南省宣威市乐丰乡人,1999年10月25日凌晨,伙同蒲绍丙、肖本义(均在逃)预谋抢劫本村徐文素过程中狂刺被害人32刀杀害。10月31日晚,代贤峰之兄代利峰到乡派出所举报其弟下落,并领公安人员于11月1日在昆明市将代贤峰抓获。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2000]曲刑初字第72号判决书认定,被告人代贤峰杀人手段极其残忍,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云南高院[2000]云高刑终字第1062号判决书却认为,代贤峰犯罪后果严重,作案手段极其残忍,论罪应当判处死刑,但尚不是应当立即执行的犯罪分子,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10年6月4日,被害人家属才从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复印到判决书,随即向云南省高院、省检察院提起申诉和抗诉,可是两院相互推诿至今毫无结果。

    针对云南省高院所判上述大案特别是李昌奎案,在包括新华网在内的公众舆论强烈质疑面前,该院副院长田成有、赵建生的表现是在太过令人称奇。田成有认为:绝不能以一种公众狂欢式的方法来判处一个人死刑,这是对法律的玷污;这个案子10年后肯定是一个标杆、一个典型。他说:“这个国家需要冷静,这个民族需要冷静,这是一个宣泄情绪的社会,但这样的情绪对于国家法律而言,应冷静。我们不会因为大家都喊杀,而轻易草率的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我们不能再冷漠了,不能像曾经那样,草率判处死刑,杀人偿命的陈旧观点要改改了”,“减少死刑已经成了大趋势,现阶段我们不能再用酷刑,这是奴隶制、封建制的落后方法”,“为什么最高法近年来一直提出‘少杀’、‘慎杀’,就是要给予人性和人权。” 赵建生则说:“目前整个社会还是有根深蒂固的‘杀人偿命’、‘同态复仇’意识,而我们的司法理念要求少杀、慎杀。现在很多国家已经废除了死刑。因此,当法官要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时,必然要慎之又慎,要考虑各种各样的东西。”他还这样教育公众:“你杀了他,他的家人又来杀你,冤冤相报何时了?”

    首先,他们认为自己如此判案并无问题,而是这个国家、这个民族、这个社会有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公众有问题,不能按照公众的意愿判案。且不说他们凌驾于国家、民族、社会之上,凌驾于公众之上,是多么的无知、可笑,只说他们这样的观点是不是自相矛盾,是不是在自己打自己耳光。既然不能按照公众意愿判案,那就应该按照《刑法》判案,可事实上也未按照《刑法》判案。《刑法》明确规定,强奸罪、故意杀人罪即使尚未致人死亡,只要情节严重、影响恶劣,也可判处死刑。而李昌奎不仅致人死亡,而且情节严重、影响恶劣,仅凭这点,都足以判处其死刑。更为重要的是,李昌奎不仅奸杀前女友王家飞,还残忍杀害王家飞年仅3岁的弟弟,奸杀王家飞即应判处死刑,何况杀害两人,手段残忍,判处其两次死刑都不为过。按照《刑法》相关条款,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死刑原判何来量刑偏重?何来草率?云南省高院凭何推翻原判而改判死缓?

    第二,他们认为“杀人偿命”是落后的、应当废除的传统观念,很多国家都已废除死刑,所以对李昌奎等罪大恶极的凶手,也不能判处死刑。这样的理由同样荒唐。其一,即使很多国家废除死刑是有前提的,也是死刑可免,活罪难逃,很多国家也并非盲目废除死刑,而是以“终身监禁”替代死刑。咱们的死缓、无期徒刑都可减刑为有期徒刑,而终身监禁是不可减刑的,亦即原本该当死刑的罪犯被判终身监禁后,只能在监狱里了结残生,死也只能死在监狱里。而“终身监禁”尚未列入我国《刑法》。其二,即使要废除死刑,也是全国人大的权力,而非区区一省地方法院说了算,更不是你田成有、赵建生两个人说了算。其三,即使将来我国也将废除死刑,但是毕竟目前尚未废除,现行《刑法》仍是有效法律,法律权威必须得到维护,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莫非云南省可以不执行《刑法》?莫非云南省已经宣布自治或已从中国分裂出去?

    第三,他们认为“少杀慎杀”的含义就是,只要是纠纷引发的凶杀案,社会危害都不大,都应宽恕凶手,都不能判死刑。这个理由也很荒唐。其一,少杀慎杀不等于不杀。假如李昌奎仅仅杀人,而未强奸被害人,更未同时杀害无辜幼童,且有主动自首而非被动自首情节或主动立功表现,那才属于慎杀、不杀的范围。其二,凶杀案中相当一部分都是纠纷引发,一刀切地加以纵容这类凶杀,社会危害其实反而更大,甚至大于恐怖袭击的社会危害,不仅势必直接导致是非标准错乱、道德良心沦丧、社会矛盾加深,而且可能导致党和政府威信丧失、政权坍塌、社会动荡。其三,“少杀慎杀”的本意是判案时要权衡凶手罪行与死者责任,而非凡是纠纷引发的凶杀案都应“不杀”。如果凶手或其亲属曾经遭到死者严重伤害(比如强奸、轮奸、严重故意伤害、故意杀害等)而未得到正常惩处,或其重大利益曾经遭到死者贪赃枉法地损害(比如严重包庇罪犯、为恶霸撑腰等),那么这类凶杀案的死者本就该死,或是迫不得已才杀人,有“正当防卫”或“替天行道”的因素,才应该“慎杀”。而云南省高院这些改判案件无一符合这点。即使冯紊胤案中的死者,虽然存在拖欠凶手多达11万元的过错,但是也与“慎杀”毫不沾边。云南省高院作为一省最高法院,怎么可能如此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呢?让人怎能不怀疑赵建生、田成有之流别有用心呢?

    第四,他们认为判处李昌奎死刑将会导致“冤冤相报何时了”,似乎认为法院替死者申冤是替死者亲属搞打击报复。这个理由更荒唐。恰恰相反,只有严惩罪大恶极的凶手,才能平复死者亲属的精神创伤,才有可能化解双方亲属之间的矛盾,否则只会让人认为要么是“天太黑”,要么认为凶手亲属行贿、法院受贿,只会加深两家之间的仇恨,导致互相冤冤相报,甚至引发群体事件。在已经激起举国民愤的情况下,云南省高院不仅不立即改正错误,反而跳起来狡辩,无异于把党和政府与人民对立起来,毫无疑问必定对党群关系、政群关系造成严重危害,和谐社会如何构建?社会稳定从何谈起?云南省高院居心何在?人民代表审议通过的法律得不到人民法院的执行,人民的呼声被人民法院听而不闻,人民法院不为民作主、不为民申冤,这种所谓的“人民法院”究竟为谁服务?总书记和总理反复强调要“执政为民”,要以“群众满意不满意”衡量各项工作,云南省高院如此贯彻总书记和总理的讲话,难道还不让人起疑么?

    第五,他们认为按照97.61%的公众的意愿严惩李昌奎是对法律的玷污,认为自己是在维护法律尊严,不应受到公众干预。这就更可笑了。全国人大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全国人大,全国人大的全称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经过全国人大批准的《刑法》自然代表人民意愿,可云南省高院肆意歪曲“少杀慎杀”、拒不依照《刑法》判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应该是人民法院,而不是某人的私家法院,理应按照人民意愿判案,可是田成有、赵建生反而指责97.61%的公众,把该院与人民对立起来。莫非该院真如北大教授孔庆东所言,是个反党反人民的法院?

    总之,已被“汉奸法学家”掌控的云南省高院,始终以“司法独立”为借口行祸国殃民之实,只要该院一天不主动纠正以李昌奎案为代表的系列死缓案,任何人都有权怀疑他们的所谓“司法独立”的实质,其实是要让云南省高院独立于我国司法体系之外,让云南省独立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外。对于云南省高院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对于田成有、赵建生之流的荒唐言论,包括新华网在内的各大媒体都在质疑,大旗网还开设了专题论坛,从7月21日以来已经收录网帖上千篇,几乎全是声讨云南省高院,质问该院到底要干什么,呼吁有关部门严查该院。但是,在整个网上都是质疑云南省高院,不少网友强烈要求中纪委严查该院的情况下,中纪委、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法院似乎迄今仍无回应,也同样让人质疑和担心。质疑的是为何中央有关部门迄今沉默?担心的是难道已到任何事情都要总书记亲自出面才会引起重视?(法院系统不归国务院管辖,总理无法出面,只有建议权)

    在此,笔者也强烈呼吁中央有关部门尽快做出回应,立即组成由包括国家安全部门人员在内的联合调查组,尽快进驻云南省高院严查彻查。但愿有人能够出来安抚受伤的公众,而不是无人理睬公众的强烈呼吁。但愿严查的结果只是存在经济问题,而不是存在政治问题。尤其要严查“田成有”这个所谓的法学家,查查这个“汉奸法学家”到底要干什么?查查他究竟是因为无知而成为了“汉奸法学家”,还是因为已被反华势力收买而成为“汉奸法学家”!

    【特别提示】建议百度搜索以下关键词了解、证实本文涉及的主要内容:“中纪委 严查 云南省高院”、“中纪委 派出 云南省高院”,“李昌奎、云南省高院”、“赛锐 云南省高院”、“崔海宁 云南省高院”、“冯紊胤 云南省高院”、“代贤峰 云南省高院”、“田成有 标杆” “赵建生 冤冤相报”……

 
   

 
文章不错(43)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帖子刷新

楼主更多贴

荐股大赛

实盘直播

讨论园地

首页1末页

荐股 发新帖 刷新 以旧版方式浏览

首页1末页共1页 到

返回论坛首页返回本版首页

论坛上一帖:  

论坛下一帖:  

近期热门话题推荐

荐股人气榜

我要上榜 | 更多>>

小心买坚决卖  
荐股大赛排名:1
总收益率:14160.32%
平均收益率:30.00%
推荐次数:472
成功次数:456
今日访问量:125

股农168  
荐股大赛排名:9
总收益率:6173.18%
平均收益率:21.29%
推荐次数:290
成功次数:239
今日访问量:67

红旗插上三千点  
荐股大赛排名:10
总收益率:73466.47%
平均收益率:20.54%
推荐次数:3576
成功次数:2869
今日访问量:64

金融界>股票论坛>老呆论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