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界>理财论坛>我家理财

[热门论坛] [][论坛首页]

讨论主题:

她让比尔·盖茨成为慈善家

回复

发表日期:2010-11-11 15:17:07.0

作者: [小太阳123]注册时间:2010-10-11 08:59:16

『 普通 』

这是《财富》所描述的梅琳达·盖茨颇为典型的一天:上午,她先去3个孩子(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分别7岁、13岁和10岁)的学校了解情况,和老师交流、沟通;下午,她招待了10多位客人,其中包括前来西雅图参加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疟疾论坛会的4位非洲国家卫生部部长。晚上10点客人离去后,疲惫的她又开始担心第二天早上的演讲。丈夫比尔·盖茨对她说:“不如早点休息好了,你已经知道很多疟疾的事了。”
  尽管对聚光灯心存恐惧,第二天她仍然站在3000多名科学家、医生和卫生官员面前。她站在台上,仔细观察着台下那些著名医生和卫生专家,给自己打气:“我告诉自己,我认识那个人,我知道些他的研究,她的研究我也知道……”“我对自己说:‘可我了解得还不够多。’”尽管紧张,她还是完成了自己的目标:呼吁根除疟疾——一种肆虐好几世纪,每年导致100多万例死亡的疾病。
  演讲完毕,作为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联合主席,梅琳达和丈夫比尔一起回答了听众的提问。
  1996年,梅琳达生下第一个孩子后便积极投身于慈善事业。2000年,她与丈夫成立了“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2006年,“股神”巴菲特宣布,将他个人名下的大部分财产捐赠给盖茨基金会。如今,拥有330亿美元捐款的盖茨基金会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私人基金会。
  作为基金会联合主席,梅琳达对基金会的运作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她经常长途跋涉到非洲去考察当地妇女和儿童的传染病及贫困问题,一个同事这样描述她:“她随时准备挽起袖子,亲自体验现实世界的酸甜苦辣。”
  “妇女和儿童,这是我很长时间以来一直钟爱的事情。”接受《纽约时报》杂志记者黛博拉·所罗门专访时,梅琳达如此表示。


“我喜欢做幕后工作”
  1994年,梅琳达和比尔新婚不久。一天,梅琳达在《纽约时报》头版上读到一则报道,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儿童死于美国人都没听过的疾病,比如在美国几乎已经见不到的疟疾和肺结核。“非洲的孩子们会死于腹泻和其他非常普通的疾病,我想,这太可怕了。”梅琳达说。之后,她留了张纸条给比尔。“这是我们工作的方式。”她解释道,“我们一直互相在办公桌上留纸条。”
  比尔从那篇文章里了解到,1993年的世界银行发展报告计算了这些疾病造成的损失。他找到这份344页的报告,读了几遍后,也给梅琳达写了张纸条:“我不会做这种事情。我有不同的学习方法,我从试验中学习。”
  几个月之后发生的另一件事情让比尔开始转变。1994年6月,比尔深爱的母亲、一直与乳腺癌作斗争的玛丽·盖茨辞世。母亲的去世使比尔的精神和感情受到巨大冲击,他开始重新思考人生的意义。
  半年前,在出席梅琳达的告别单身派对上,比尔的母亲玛丽·盖茨朗读了一封写给梅琳达的信,大意为“多得者也应多给予”。梅琳达当时在回信中说,必定将这些财富用于慈善事业。
  母亲生前的教诲、妻子的游说促成了比尔·盖茨名下第一个慈善团体——威廉·H·盖茨三世基金会成立。那之后,要求捐助的电话越来越多。梅琳达回忆,于是,她和比尔就决定只集中资助几个领域,具体哪个领域取决于以下两点:哪些问题影响人数最多?哪些问题一直被忽略?“我们把那些最主要的不公正问题一个一个地列出来,然后把钱投入到可能见效最大的地方。”因此,艾滋病、疟疾和肺结核等最致命的疾病,以及美国国内无法维持下去的公立高中,先后获得基金会数十亿美元的资助,而美国癌症协会则不在他们的捐助之列。
  在从事慈善事业的过程中,梅琳达也不断表现出过人的社交能力。基金会成立之初,夫妇二人在印度的捐款曾引起印度政府和媒体的怀疑,他们质疑盖茨夫妇只是别有用心的商业宣传。
  当时,梅琳达精心安排了一次对印度的访问,她身披金盏花环,与加尔各答红灯区的女子握手交谈,称赞她们在防治艾滋病和保护自己孩子方面做出的努力。梅琳达还对《印度时报》说,她会告诉自己的孩子关于印度的事情,“他们应该了解世界上存在的这些问题,以及解决这些问题的责任。”
  梅琳达用自己的真诚和友善,征服了印度人,也征服了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盖茨曾在一次访问中表示,如果没有夫人梅琳达,很可能就没有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梅琳达为基金会做了大量工作,却从不宣扬。” 比尔表示,他能轻松地适应慈善家这个新角色,还要多亏梅琳达的帮助。“要是我一个人做就没意思了,也做不了这么多。”
  “我不想声张我做出的贡献,”梅琳达却说,“我喜欢做幕后工作。”
  “梅琳达擅长整体思考,”洛克菲勒基金会总裁朱迪丝·罗丁说,“她能和比尔一起深入研究问题。尽管他们迫切地想要做出成绩,但从来不异想天开。他们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效果。”
  给基金会捐赠了大部分财产的巴菲特也认为,是梅琳达让比尔成了更出色的决策者。“很显然,他不是一般的聪明。”巴菲特说,“但是梅琳达更有大局观。”如果没有梅琳达参与,巴菲特会把财产捐给盖茨基金会吗?“这个问题问得好。”他答道:“难说。”


D= 黛博拉·所罗门(Deborah Solomon)


M=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


“苹果产品进不了我家”
  D:拥有330亿美元捐款的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Foundation)是全球最大的私人基金会。作为基金会联合主席,你一直致力于改善发展中国家妇女的健康和福利。
  M:妇女和儿童,这是我很长时间以来一直钟爱的事情,但你现在可以看到,全世界都在从事这项事业。
  D:从事慈善事业,似乎是件很时髦的事情。就在上个月,联合国公布了《促进妇女儿童健康全球战略》。我们是不是已经不关注男性的健康了?
  M:不是这样。在发展中世界,我们现在应该把妇女问题列入优先日程。
  比如,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80%勉强维持生活的农民都是妇女,然而,过去所有的项目基本上都是针对男性的。
  D:你的慈善项目为什么不更多地关注美国?你的基金会可以为国内的失业者创造工作机会,或者帮助解决医保危机。
  M:作为一个基金会,你首先得集中精力,但我们确实很关注美国的问题。我们有3个大项目:全球健康、全球发展和美国项目,我们有大约20%的资金流向了美国项目。
  D:你是在达拉斯长大的,上的是一所全女生教会高中。这种经历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
  M:乌尔苏拉会的修女比较开明,所以她们真的教给我们思考世界问题的方式。这所学校的校训是“我会服务(Serviam)”。
  D:你觉得教皇对节育措施的反对立场是否正在损害为改善妇女健康所做的努力?
  M:我认为我们需要在全世界范围内使用节育工具。他对此持不同看法。但我选择加入天主教教会,并不是基于他持有或反对的某些特定的规则,而是基于我长期以来形成的信念。
  D:你见过教皇本笃十六世吗?
  M:没有见过。这并非我的优先事项。
  D:作为妇女健康事业的倡导者,你大概赞成堕胎权?
  M:基金会并没有就堕胎权表明立场。但在生殖健康工具的使用问题上,我们的确是有立场的,全世界的妇女都应该拥有一个帮助其规划怀孕时机的工具。
  D:你是否喜欢盖茨基金会发言人这个角色?你比你的丈夫更温情一些。
  M:你不觉得他正在改进吗?他的确对我说,“我逐渐意识到在鸡尾酒会上跟人谈论结核病并不太顺利。”
  D:在鸡尾酒会上谈论结核病有何不妥之处?
  M:我们吃晚饭时说,“痢疾是我们可以谈论的一个话题,”孩子们总会“呸呸呸”地离开饭桌。每年有150万儿童因痢疾死亡。我觉得,我们有时在吃饭时说过了头。
  D:你和比尔第一次见面,是你开始在微软上班之后的事情吧?
  M: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来公司仅仅几个礼拜。我的教育背景是计算机科学和商学院,所以我最终坐上了产品主管的位置,负责产品研发、测试、营销和用户教育。
  D:你有苹果公司的iPod吗?
  M:没有。我有一部Zune播放器(译者注:Zune为微软产品)。
  D:如果你的孩子们说“妈妈,我一定要一部iPod”,怎么办?
  M:我已经有了说辞——“你或许可以买一部Zune。”
  D:你有iPad吗?
  M:当然没有。
  D:听说比尔用的是苹果笔记本,有这回事吗?
  M:没有的事。这类产品是无法进入我家的。
  D:这个世界不是有苹果和微软共存的空间吗?
  M:当然,微软为Mac机生产产品。去问比尔吧。
  D:顺便问一句,我看到他今年在世界富豪榜中跌到了第二位。当墨西哥商人卡洛斯·斯利姆超越他时,他是何感受?
  M:8岁的小女儿是唯一一个拿这件事揶揄他的人。他一点也不在乎。

讨论园地

[小太阳123]的相关文章 点击查看[小太阳123]的更多文章